En 中文

初中部

ChuZhongBu

联系方式

活动报道
首页 初中部 活动报道

我校初二学生李婷和姜笑玥作文分享

日期:2014-12-05 来源:  标签:

201410月,我校初二学生李婷和姜笑玥参加大鹏新区现场作文大赛囊括新区初中组两个一等奖,11月她俩代表大鹏新区,参加深圳市现场作文比赛,又获得市级一等奖,并且李婷和姜笑玥的作文是全市一等奖的第一名和第二名。这两篇作文,经辅导老师李少平和喻佩良稍作修改润色,由市局组织主办方出获奖作品专集。现将她们的作文分享给大家读一读。

 

深圳亚迪学校八3  李婷

指导老师:李少平

要我说中国最具诗情画意的城市,我觉得那是成都。或许,成都没有杭州西湖的倾世容貌,弥留这才子佳人的足迹;也没有万里长城的伟岸,传来边塞刺骨寒风的猿鸣;也不及古都北京之雍华端庄,一座紫禁城却刻出了几百年的心酸变更。但成都自有成都的美,它处处充满诗意,无处不是经典,蕴含着独到的韵味。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成都这个天府之国,我不禁为她驻足。天空湛蓝,白云悠,田野满秋浦,散花风中舞。山川秀美,泉水叮咚。漫步古街,灯笼高挂,飞檐突起,门窗屏风,雕栏相望。

 成都的诗意在青城山。都说青城天下幽。初入青城山,只见远峰浓翠,近峰含黛,古树木藤攀枝其间,一条羊肠小道在林间穿梭。踏上石阶,路两边的石头长着斑斑点点的青苔。头顶上是绿荫,翠绿欲滴的叶子,虬颈的树枝交错纵横。身在其中,暑气全无,袭来一阵温柔可爱、凉爽的清风。再往上登,似水非水的流淌声萦绕耳畔,蓦然回望时,只觉得豁然开朗,绿树木藤制成的屏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水帘。远处,悬泉瀑布,飞漱其间,像白帘,似绸缎,击打石岩激起的水花,又如白玉莲般瞬间绽放。随着激荡的啪啪声此起彼伏,千万朵白莲竞相在这飞瀑下绽放笑容。清风徐面来,又见亭宇楼阁初露头角,若隐若现。抬头却见,他如此大方端庄的出现在你眼前。不似豆蔻年华的少女,隐隐现现,却如隐士般,大气洒脱。道观亭宇,雕栏相望,回廊通幽径,香炉四溢。绿檀莲花开,林间鸟鸣叠。望着这奇山,我不禁想起了青莲居士——李白。一代诗仙不正如这青城山般洒脱放任不羁吗?一句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斥呵山林,霜落荆门江树空,布帆无恙挂秋风。流芳千古,他风流倜傥,不拘小格的一生竟如同烈酒般,不受仕途权贵所羁绊,但也不免有些悲凉之景,一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悲断肠人。李白是中国古代诗坛上的仙,他用一生诠释着一种秉性:淡泊。淡泊名利,随心所欲,却不是轻薄红尘、自我自利,而是不忘初心,不慕所谓富贵权势、香车美女,一切繁华皆过眼云烟。这一经典不仅是诗中经典,更是人生经典。

成都的诗意驻足于都江堰。初入都江堰,便不以为奇。只觉得如此一个水利工程,没什么价值,想想去青城山刚好路过此地,去一睹她的尊荣也罢。这天,人群松散。粗略看了几眼内江的宝瓶口,上坡时,突见内江水渡过峭壁之下的石堆,这里便是飞沙堰。急汹汹的岷江水飞过飞沙堰时,就像调皮的孩子光脚走过卵石堆,小心翼翼的。石堆滩上如鱼鳞般的河卵石,削去岷江狂躁不安分的棱角。我的思绪泛起了微微波澜。再往前走,突闻如沸水奔腾,又似排山倒海、震天动地的一声巨响。大地似乎也在微微颤抖,我心惊肉跳,却又抵挡不住内心的兴奋。这便是分割岷江的鱼嘴。我奔向看台,脚下是汹涌澎湃的岷江!远看水天一色,横断的山陵,像是被岷江冲涮开来。浩浩荡荡的岷江似银色巨龙般怒冲而来,江面泛起可掀翻竹筏似的波涛,让人望而却步。而鱼嘴则张开他的大口,咬断岷江、将它的利爪尖牙一次次消磨。这让我不禁为之汗颜。我不禁又想起了诗圣杜甫。杜甫一生哀婉悲凉。少年时,他固也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大志报负,却也仕途不顺,又经历许多愁苦,贫困潦倒。年将半百,三次贬官,三吏三别中透出他的哀愁苦怨。老年却一番惨淡。

我漫步在古镇锦里,思绪万千。心里想着诗仙诗圣间的种种诗情画意。锦里镇,飞檐突起,山鸟书画栩栩如生,走马灯高挂,镂空的门户屏风随处可见,人来人往,穿插着唯美的方言。好一个古香古色的小镇,真是个文人墨客的属地。我又在想,若李白杜甫相约其中会如何?一曲举杯共饮,一段伊婉小调,一杯好酒佳酿,谈天说地。李白也只能是李白,杜甫也只是杜甫。中国的诗词散文芸萃着中国的文化。诗词散文之经典源于。嵌的是什么,不就是中华民族不屈不挠、不畏惧的骨气吗?不正是如三川般雄伟、勇往直前的傲骨吗?不就是松、竹、梅谦逊、进取、有节气的秉性吗?中国的未来需要入这种精神,而这种精神蕴含在博大精神的经典之中。

 

 

 

深圳亚迪学校八2  姜笑玥

(指导教师  喻佩良 )

 

宁静的夜晚,即使天空没有明月,我也喜欢仰望苍穹,看那一颗颗亮晶晶的星星镶嵌在蓝色的天幕上。“悄立市桥人不识,一星如月看多时。”不管是看明月,还是看星星,我总是看得如醉如痴,有时还要吟出几句诗词。父母和老师也因此常常夸我,说我有诗人气质。

的确,我自幼喜爱古典诗词,古典诗词的韵味和情致,早已嵌入我的心灵。因为喜爱诗词,平日里说话更是带了一份古人的腔味儿。常喜欢把古典诗词运用到现实生活中去,便是常常自叹,人生不管是“大江东去,浪淘尽”,还是“杨柳岸,晓风残月”,都应该有自己独特的体会、有自己的奇妙的天空,有自己异样的精彩。

古典诗词中,溢漫着诗人曼妙的回忆,那曾经的时光,仿若缠绕在指尖的一段风华,随风而逝,竟如同流砂一般随水而去,却有一种沉甸甸的东西,浸润我全身,嵌入我心中。

论起诗人,我最欣赏的便有三位:李清照、辛弃疾和纳兰性德。

李清照是一位奇女子。她的那首《一剪梅》中的“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最是令我记忆深刻。字里行间述说的是一种悠闲,可是闲中却又带着些许愁绪,愁中又夹杂着淡淡的相思意味,竟让我想起一句“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人间自有痴情男女,李清照的人生,便是极好的见证。每次读易安居士的词,心头总会忽然产生一阵怅惘。世人常说,亭台楼阁毁了亦可重建,可是有些人间真情,却只能深嵌心中。

平日上网,较之“谷歌”,我更喜欢用“百度”。原因极为简单,我十分喜欢辛弃疾的《青玉案》中的那几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仔细品其间的意味,我却是十分喜欢这首词带给人的韵味。上元节的火树银花,灯火通明,更是为喧嚣的红尘渲染了几分浪漫的气息。辛弃疾所述的那人,不晓其音容笑貌,却是增了几分缠绵旖旎的意味。待到年长之后再读罢,却终是啼笑皆非。但稼轩的豪放与血性,早已嵌入我幼小的心灵。

人们常说,每一首词的背后皆是有几个人,我亦是赞同的。纳兰性德最为出名的那首木兰花令,却是这两句品来最有故事:“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人生若只如初见”说的是杨玉环和陈阿娇,“何事秋风悲画扇”说的是王昭君和班婕妤。提起杨玉环,多数人都会想起唐玄宗以及开元盛世。常有人会说杨贵妃亡了唐玄宗的江山,于是迁怒于她,杨玉环本人用“红颜薄命”形容却是最适合不过。谈到陈阿娇,就会想起汉代那古色古香的历史,“金屋藏娇”时的她的确满心欢喜,可是长门之恨亦是不假,所以,容若的“人生若只如初见”用在陈阿娇的身上也着实令人叹服。王昭君可算是历史书上大名鼎鼎的人物,于她,我却是满心的崇敬。王昭君的背影是艰苦的,亦是决绝的。我赞叹她,是因为她能为一方百姓的和平、安宁而踏上一条注定艰苦卓绝的道路,哪怕有过怨恨,可是她依旧没有回头。于是,我赞她,我敬她。班婕妤是历史上著名的才女,才贤并重。回顾整个汉宫,却是没有飞燕、合德妖娆妩媚的身姿,有的却是一个清瘦的女子,手持素面白纨扇,轻倚玉带石桥,袅袅婷婷。

纳兰性德的才气、他的英武、他的多情,连同他笔底令人魂牵梦萦的形象,也一并深深嵌入我的灵魂。

斜阳余晖,山出烟霞,几剪流云浮掠,倦鸟归林。古往今来,那些诗人,将自己的情,嵌在了自己的诗词中,对月当歌,情难倾诉。只道,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浇愁愁更愁。

我最是喜欢江南,最向往的却是观赏一场烟波浩渺的江南细雨。古今多少浪漫的诗人,他们最喜欢的便是江南烟雨。泛舟湖上,女孩折以杨柳,聊以慰情。时节已去,遥想千年,提一壶酒访一隐士,以一阙词换一城池。纵横黄沙掩盖的历史长河,只道,愿以千金换一知音共饮,红尘作伴,好不快意潇洒。

我喜欢清风,我喜欢明月,我同样也喜欢星星。我愿将古典诗词的精华,更多地嵌入我纯洁的灵魂。


返回

上一篇:老师代表发言

下一篇:2014级初一新生军训顺利结业